当前位置:首页 > 文明单位创建 >

文明单位创建

老赵

  发布时间:2022-03-03

二月初的榆林,还是冰天雪地的光景,即便是经开区的榆阳的路面,也附着厚厚的坚冰,如同萧红呼兰河传的描述那样——“这大地也要冻的裂开一道口子。”我和我的师父,燃料主管赵子辰,在上周四刚刚踏足这片冻土,这是我们来到这里的第四天,尽管太阳悬在天上,但那青灰色的阳光让它看起来如同害了风寒。

“那我走了,你自己回去,路上注意安全,你把口罩带上…”站在我面前唠叨的人是我的师父老赵。

老赵已是年过半百的人,打从西安一上车时,他就和我见过的所有“过来人”一样开始感叹岁月不饶人“唉,我说小孙啊,你师父已经不是当年的师父喽!”。“不,师父,您不能这么想,您这是常年外出办差,舟车劳顿造成的假象,您这心态和我这二十多岁的人没有区别。”我打趣到。

我可一点都不觉得师父像个老人,尽管他“唠唠叨叨”。可是,我知道——在煤炭这方面的那些条条框框,在他有着许多年经历后的今天,那些错综复杂的人脉,关系,还有那些一毫一厘的价格,都清晰明了地被他那帽子下的脑袋包裹的严严实实。

我坚信,没有人天生热爱一个行业,但是老赵把干一行,精一行,爱一行的赤子之心发挥到了极致。他喜欢和年轻人打交道,总是愿意去尝试一些新鲜玩意儿,还是一个热心的人。

去年年底,西安疫情全面爆发,渭电也没法逃过被封锁小区的命运,困难时期,老赵作为分工会主席第一时间带着我们这些年轻人冲到了最前面,从每一次的物资发放到部门工作上与运输公司的矛盾化解,工会慰问厂里的单身职工等等的一系列的事情,他都在全心全意地去做。那些天,他的眼袋总是肿得像两个小丘一样高;很多个晚上,他弓着老腰,搬起一箱箱蔬菜和一袋袋米面。那一刻,他在我眼里如同一座大山,带着一身的光和热,那份可靠也渗透在我这个徒弟心中,那段时间里,他总是会讲一些笑话来驱散这沉闷的空气,大家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这也是我第一次在群异乡人身上找到了一份家一样的温暖。

从西安到榆林的一路上,我都在回忆着这份有些让我鼻头发酸的一幕幕过往,伴随着的,是他的“絮絮叨叨”:“小孙,到了地方记得先联系一下车站的人…哎呦,算了,你现在就联系,我来给咱们找住的地方…”

我们到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四点,在酒店稍微歇了歇脚,又立马起身前往榆中集团,我跟在他身旁,看着他熟练地办理着业务,他的话语时而委婉,时而强硬,那些如同洪水一般的经验在他眉头的一颦一蹙之间转化成一切地诚恳和胆识,我看着,听着,虽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跟着他学习,可我却觉得,我始终无法做到他那般行云流水和云淡风轻。

夜里下了一场雪,不大,但风很紧,直到早晨这风依旧没停下,道路两旁灌木上的积雪在风中如同开花的芦苇荡一样随风摇晃,车一路来到矿场,我们师徒二人如同两只紧裹的粽子,在风里打着转一路小跑到了煤厂的办公区,总算是喝了一口热茶,紧接着就来到火车的停靠点,还没等我反应过来,老赵自己先爬了上去,然后用手捻了一撮,细细地看了看,然后又转向另一边重复了一遍这个动作,才点了点头。慢慢爬下来,那天早晨,这个相同的动作,他重复了六次。

到了第四天的时候,主任来电,公司需要加快结算,充抵预付款。让我们尽快送回煤炭的票据,其实我们本可以一起回去,老赵却为了下一批入场煤炭的价格和质量问题,决定派我先回去,他自己只身前往了神木。因为担心我一个人回去路上钱不够,还特意先转了一笔账,然后用那种带着一丝玩味的,但一本正经的语气说道“要算利息。”那天中午,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觉得有些失落,可我不知道为什么,我走到那家我们常去的面馆,本来很可口的饭菜,可我却觉得提不起胃口。脑袋里满是他有些佝偻的背影,耳旁萦绕着他的“絮叨”:“小孙,你回去的时候自己要注意安全,我就不说了,还有一个,包里的票据千万别丢了…”

“来的时候好好的,回不去了。”这是我回到公司第三天中午的时候,他在部门群里发的一句自嘲,附上了一张大雪封路的照片,而照片上,已满是皑皑白雪。

我急忙私信说到“师父,路上一定注意安全。”坐立良久,心里却迟迟不能平复。打开文档,写下这千余字的流水账。

其实我知道,在渭电,像老赵这样的师傅数不胜数,他们身上的那份矢勤矢勇,恭俭温良,是我们这些后辈需要传承的精神,夜幕降临,我又一次望向城市的霓虹,心中的那份感动都难以言表,此刻,望着早已经暗淡的窗外,我又想起了老赵,想起了几个月前的那个艰难岁月里一张张仍旧微笑着且坚毅的面庞。我突然想起了那句“那有什么光明?不过是你背后的人在黑暗中,为了你的幸福,负重前行罢了。”

我的眼眶有点发热,而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也不知在何时,戛然而止,紧接着,我的手机响了响,我拿起来看时,只看见最后一条,是老赵头像后跟着的四个大字——“安全到家。”

燃料管理部  孙伟灿